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10.君倩关禁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0.君倩关禁闭 (第1/3页)

  君鸿白脸色一僵,方才因为君远哀声嚎叫软下去的怒火又升了起来。

  君远心中一紧,怨恨地剜了沈青鸾一眼,声音尖利:“沈青鸾!你不喜欢我只管冲我来就是,弟弟对你一向孝顺,都说严父慈母,父亲打他你和合该说和求情。

  可你竟然眼睁睁看着弟弟挨打,还冷嘲热讽挑拨生事,你压根没有把弟弟当成你的孩子,你不配做我们的母亲!”

  君鸿白本就被君远的一翻哭诉哭得肝肠寸断,又被君倩饱含怨恨的眼神刺得胸膛剧痛。

  再看到安然坐在椅子里,从始至终冷眼旁观的沈青鸾,没来由地生出厌恶和怨憎。

  “沈青鸾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我不过说了你一句重话,你就让沈氏族学的夫子刻意针对远儿,逼他退学。

  我早该知道,你对倩儿和远儿不过是面子情,世上哪有后娘真心为继子继女考虑,可恨我被沈氏的名声蒙骗娶了你进门!

  早知你如此冷漠,我宁愿终身不娶,也绝不会让你进门!”

  他直勾勾地看着沈青鸾,双目赤红极为可怖。

  陆氏更是恨得脸庞扭曲,嗓音嘶哑:“把府中的账册、钥匙、对牌全都交出来,你这种毒妇我时不敢让你再管家了,省的哪天被你害死都不知道。”

  谋害婆母这话实在太过诛心,沈青鸾身边的丫鬟个个脸色大变。

  沈青鸾却仍旧不动如山地坐着,甚至眼儿都未眨。

  这话,她前世听得太多。

  “大爷方才说我让沈氏族学刻意针对远儿,这话,不知是从哪听来的?”

  君远还没开口,君倩抢先道:

  “从哪里听来?敢做哪还不敢当了?远哥儿入学这么久,沈氏族学的夫子压根没正经教过诗书经义,成日只要他围着山脚跑步,还让他绑着铅块写字!

  远哥儿敬你是嫡母,这才将委屈全都咽到肚子里,可你呢,你有顾念远儿的身子和前程吗?”

  屋子里,陆氏并三个姓君的同仇敌忾地瞪着她。

  沈青鸾眸光一寸一寸冷下来,看着抹眼泪的君远:“远哥儿,你已经九岁了,难道还不会自己说话吗?”

  君远抽噎声一止,抬眼看着跟以往不太一样的继母,心里头又些慌。

  平心而论,沈青鸾对他不错。

  他也有些喜欢这个漂亮又和气的继母。

  可是,姐姐跟他说,只要这样闹一场,就能让小姨嫁进来。

  沈青鸾再好,难道能比得过血脉亲人对他好吗?

  君远只心虚了一瞬,就抽泣道:“别人都能跟着夫子在课堂上读书习字,偏只有我一个成日罚站罚跑。”

  君鸿白心中一痛,看向沈青鸾的眼神更加痛恨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好说,对着一个九岁孩童耍手段,这就是你们沈家的家教和品德。”

  沈青鸾静默地看着君远,半晌,忽然笑了。

  果然是老畜牲生出的小畜生,什么都学不会,偏撒谎抹黑一事,不必学就能会。

  她本以为是她前世太过严苛,对君远学习一事要求太高,才惹得君远不喜。

  如今,她还什么都没开始,君远就能上下嘴皮一碰如此污蔑她。

  果然,从根上就歪了。

  众人都因为她这个笑愣得晃神一瞬,就见沈青鸾一字一句道:“君远,我沈氏族学应当不曾教你抹黑上亲、信口开河、撒谎成性吧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