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2.骂你们还要你们感激涕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.骂你们还要你们感激涕零 (第2/3页)

,她怎么敢在自己面前摆这样一副架子。

  极致的愤怒之后,是浓重的恐慌。

  她当然知道沈青鸾没有错,甚至她是真真切切为侯府打算,可是,就是这样她才害怕。

  父亲深爱母亲,可母亲到底已经去了这么久了,死人再好,如何能比得活生生的人。

  更何况,沈青鸾如此年轻,美丽,知书识礼。

  父亲若爱上她,与她生了孩子,她和弟弟岂不是成了那路边的杂草?

  沈青鸾只瞥了君倩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大抵是觉得,自己要和她抢那个糊涂的蠢爹了。

  呵!她爱如此小肚鸡肠随她去。

  前世她顾忌君倩的心情,处处体贴,换来的又是什么?

  这辈子她不会再去管教君倩,只需把那贤惠的架势端出来,占了一个理字,还愁不能痛快地活!

  思及此,沈青鸾慢条斯理拂了下衣摆,徐徐道:

  “王化出自闺门,一个家族乃至一个皇朝的兴衰荣辱有一半系在后宅女子身上,焉有全靠婆子打理的理。

  而今主母说话,一个奴婢竟敢横声指责,将来若跟了小姐去夫家又该如何。

  我是君家主母,尚能容忍一二,旁人岂会宽宥。到时候只会再将镇远侯府的家教看低,将大小姐的教养规矩看低。

  来人,将晴云拉下去杖责三十!”

  君倩眸光恨恨,转头涕泪涟涟地看着君鸿白。

  却见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君鸿白压根没看她,冷声道:

  “如此歪带倩儿,三十杖哪里够,再加三十!”

  他手掌紧握,眼底满是后怕警醒。

  难怪倩儿会变得如此虚荣肤浅,原来是身边的丫鬟目光短浅刻意带坏之故。

  若非今日及时发现,日后如何不堪设想。

  略一思忖,君鸿白后背虚虚出了一身冷汗,凝重地看着君倩:

  “倩儿,晴云不是个好的,你是镇远侯府的长女,身边的丫鬟代表着侯府的脸面更该慎重,日后父亲替你挑更好的。”

  什么!

  君倩心中大急!

  她身边的丫鬟都是她细心挑选调教,全都与她一条心。

  就这么换了,日后她在内宅岂非孤立无援?

  沈青鸾将茶盏盖上,发出清脆的瓷器声。

  君鸿白朝她的方向看去,正对上沈青鸾清澈的双眸。

  思忖片刻,忽然起身朝她长揖,“今日是我误怪了夫人,误会了夫人的一片苦心。

  教养儿女我委实不及夫人多矣,入门三年,夫人打点上下处处妥帖,奴婢挑选和倩儿的教养,日后还请夫人多多费心。”

  君倩气得眼睛都红了。

  请她费心,她哪里配!

  沈青鸾若是要脸,就该立即请辞。

  与她所愿背道而驰,沈青鸾面上波澜不惊,甚至还带着一丝漫不经心。

  原来,她的付出他不是毫不知情。

  夫人。

  呵!

  成婚三年,君鸿白第一次如此唤她。

  多可笑。

  前世她呕心沥血,换来的是这座宅院里的漠视。

  今生她反其道而行之,不再替君倩遮掩,甚至对她毫不留情地斥责,他们反将她看作救世神。

  世人愚蠢,做得漂亮总是不如说得漂亮。

  沈青鸾唇角微勾,“二爷这话言重了,二爷将倩姐儿交到我手上,我自然会为她打算,女子妇德,德言容功我都会一一教她。”

  君倩被她这番话说得浑身发凉,却又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反驳。

  盖因沈青鸾说的这番话,字字句句都是为她好,若她露出半点反感和委屈,反倒显得不知好歹。

  该死,沈青鸾这个木头棉花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对付了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