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2.骂你们还要你们感激涕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.骂你们还要你们感激涕零 (第1/3页)

  君鸿白一直将君倩视若掌中宝,本还只是想逼迫沈青鸾低头道歉圆了君倩的面子,这会回过神,霎时羞恼交加,厉声喝道:

  “够了,枉我一直将内宅交托给你,满以为你是沈氏嫡女定能教养好孩子。

  如今你当着我的面尚且敢如此羞辱倩儿,如此羞辱侯府,平日我不在的时候不知你如何搓磨羞辱倩儿!”

  沈青鸾端起一旁已经半冷的茶水,嗓音犹如珠玉掷地有声:

  “在大爷看来,两个孩子的面子重要,我这个嫡母都要以谎言来圆他们的颜面,可在我看来,两个孩子的前程才是最要紧的。

  今日在外,我喝止倩儿当众犯下大错,在内我又循循善诱与她分说错处。

  我处处为两个孩子考虑,没想到在大爷眼里却成了心怀叵测之辈,难怪,难怪外人都说……”

  君鸿白胸口剧烈起伏了一瞬,沉着脸追问道:“都说什么?”

  沈青鸾轻轻吹开茶面上漂浮的茶叶,啜饮一口:“都说倩姐儿托生到文娘姐姐的肚子里,实在是毁了前程。”

  君鸿白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越发铁青。

  沈青鸾却不管他的神色,自顾自继续道:

  “世人对女子要求本就苛刻,更别提倩姐儿是镇远侯府长女,日后出嫁做宗妇,内要教导子女、侍奉公婆、打理俗物,外要辅佐夫君、交际往来。

  倩姐儿这般大了除了撒娇卖乖还会什么?连人人都知的诗文她都懵然不知。今日我本可以蒙混过去,随她在外丢脸,免得在侯爷和老夫人面前落个刻薄的印象。

  可我是真心爱惜倩姐儿,自然担心她日后嫁出去丢了镇远侯府的脸。

  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,侯爷如此娇纵倩姐儿,可你也是男人,旁的男人难道会如此惯着她?”

  说到最后,她语气带了几丝凌厉:“还是侯爷爱惜倩姐儿,愿意让她终身不嫁,一辈子带在身边?”

  君鸿白只觉天灵盖一道白光霹雳,心中彻底慌乱起来。

  是啊,他总将倩儿当成孩子,可孩子也有长大的一天。

  他的所作所为如此,不是在爱她,而是在害她!

  相反,在他眼里刻薄恶毒的沈青鸾,才是真真切切为倩儿打算。

  这个认知给他的打击太大,君鸿白一时有些怔愣。

  君倩本就在沈青鸾面无表情的指责之下羞得恨不能钻地而逃,这会被君鸿白的眼神看得一慌,忍不住推了推他:

  “父亲也觉得我不懂事吗?”

  君倩身边的丫鬟晴云忍不住开口顶撞:

  “夫人这话说得不对,咱们小姐日后嫁的是高门,仆妇成群,管事婆子辅佐,哪需要自己掌管这些俗事。”

  君倩原本难过的表情,一下又哭开了。

  用满是委屈的眼神看着君鸿白,无声地控诉着沈青鸾的刻薄和恶毒。

  沈青鸾眼神发凉,“原来如此,原来镇远侯府的教养自上到下如此,大爷和老太太也是这么认为?”

  室内一片静谧,君鸿白对上她的眸光,只觉快要被无边的羞耻淹没。

  老太太也顾不得再装睡,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盈满厉色:

  “自然不是,青鸾,你嫁到侯府三年事事妥帖,今日这番话更是醍醐灌顶!

  长栋不懂内宅俗物,我也老了精力有限,若你不说,反而看着长栋继续娇惯倩儿,日后她嫁出去做了别人家的媳妇会有何遭遇谁也不敢说。

  你是沈家嫡女,更是君家主母,日后倩儿还要赖你多多管教。”

  老夫人后面说的那些话,君倩已经听不见了。

  羞耻、愤怒、不甘在她心底翻腾,她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  沈青鸾,她怎么敢,怎么敢这么羞辱自己!

  她只是母亲的替身,只是照顾自己和弟弟的婆子奴婢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